嫌疑人X的献身

目录 读书

东野圭吾的小说目前读了有三本《白夜行》、《解忧杂货铺》和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。总体来说,《解忧杂货铺》较为温情一点,《白夜行》和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则带有一种黑色的压抑感。要说喜欢的程度,《解忧杂货铺》和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应该处于同等地位,而《白夜行》则稍稍低一点。

相比于《白夜行》和《解忧杂货铺》,这一篇小说更像推理小说一点。小说一开始就交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,之后读者也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认为这就是整个事情,后面的故事情节不过是警察与嫌疑人之间的斗智斗勇而已。然后看到最后才发现,里面竟然还套了一层,于不合理之处隐藏着及其合理的解释,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构思,东野圭吾不愧是推理高手。

和《白夜行》一样,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也描写了一段虐心的爱恋。两本书里面的爱情也有相似之处——同样都很卑微。亮丝为了保护雪穗,“始终在黑暗的管道中爬行”,在他的感觉中,雪穗成了他黑暗世界里面的太阳,为了这个太阳,他不惜牺牲了自己的一生来守护,以致于最后为之献身。石神也是如此,在第一次看到婧子之后,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,甚至用上了卑鄙的手段——在墙上装上窃听器窃听她的生活;在石神得知婧子杀人之后,他也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决定了要牺牲自己来保护婧子一生的周全。爱上一个人之后,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去保护她,甚至使用卑鄙的手段去窃听她的生活,这种行为或许本身并没有错,然而这也只不过是满足了自我的需求而已,于对方于爱情皆无利。

读完《白夜行》之后,经常会看到类似的问题:“雪穗爱亮司吗?亮司爱雪穗吗?”等等。如果把爱情定义成男女双方共同的感情来说,亮丝和雪穗之间是没有爱情的,或许亮丝是爱雪穗的,但也只是一种自我牺牲式的单相思而已。同样的,石神之于婧子,也是一种自我牺牲式的单相思。婧子自始至终好像都没有喜欢过石神,她需要的或者是内心喜欢的是本性还没有暴露的前夫和工藤邦明,所以说石神这种自我牺牲能带给婧子的只有内疚和良心的谴责。看到豆瓣上的一个评论(完美的骗局·致命的漏洞(剧透,慎入))说,如果石神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变态狂魔或者自私的杀人狂,这样或许对于婧子来说更好,至少会少一点内疚吧。当然,这也是无从分辨了。

小说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:

(石神)“工藤邦明先生是个诚实可靠的人。和他结婚,你和美里获得幸福的几率较高。把我完全忘记,不要有任何负罪感。如果你过得不幸福,我所做的一切才是徒劳。”

她看了又看,再次落泪。

她从未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,不,她连这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一无所知。石神面无表情的背后,竟藏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爱。”

可是在我看来,这真算不上是爱情。真正的爱情是不仅要成全对方,而且要成全自己。不是为了成全对方而牺牲自己,也不是牺牲自己来让对方爱上自己,这样,自己倒是有一种自我安慰(只要她好就行了,亮司是这样想的,石神也是,或者任何一个陷入单相思境地的人都是这样想的)。但有没有想过,这样会让对方抱有什么样的内疚与愧悔,小说中婧子选择去自首,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背负了太多的内疚,难以忍受良心的折磨。这种行为与其说是献身,不如说是自私(自私这个词语并不好,想到另一个很好的词语,可惜忘词了。。。)。当然,如果这种牺牲是建立在双方爱情的基础之上,就另当别论了。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参考了一个很好的书评,链接如下:完美的骗局·致命的漏洞(剧透,慎入),这篇文章写的比我的好,可以一看。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